周口市率先在全省出台《關於周口市農村集體聚餐食品安全管理辦法的通知》(下簡稱“通知”),對農村集體用餐作出相關規定。要求農村聚餐達40人以上者,需要報告備案;200人以上者,需要由食品安全專業人員現場指導。(10月29日《大河報》)
  按照官方的說法,出台這個《通知》主要是解決農村聚餐中的食品安全問題,這確有一定道理。農戶人家紅白喜事,都要擺桌待客,少則十桌八桌,多則五六十桌。人數如此多,下館子肯定成本高。基於節儉辦事的考慮,很多人家找個鄉村廚師,加上家族女眷的幫忙,就開始大辦酒席。這種情況下,食品安全問題的確存在。食材來源不一定安全可靠,做飯菜的人沒有健康證,飯菜衛生也難保證。
  這不是周口市一個地方農村的情況,全國各地的農村都有這種情況,甚至位於城市中的城中村也有這種情況。由於辦酒席戶數多,涉及的人員廣,並且比較分散,監管的確困難。此外,這樣的酒席都是在特定的氛圍下進行的,監管破壞了氛圍,會激起村民的情緒,監管機構監管時會面臨比較大的阻力,甚或引發衝突。周口市敢第一個針對農村聚餐出台監管通知,確實很有勇氣。
  從《通知》內容看,對就餐場地、廚師健康狀況、食材來源等多個方面進行監管,也是出於保護村民健康的一片好心。任何監管都需要監管人員去落實,如果監管人員的監管權力沒有很好的約束,監管目的未必達到,好心也可能辦成壞事。
  按照《通知》要求,就餐人數在200人以上都需要官方派監督員現場指導。監督員如何指導?監督員不是萬能的。一個或幾個監督員面對那麼多村民,那麼多食材,他如何監督製作過程?如何確定食材是安全的?嚴重的信息缺失很難讓監督員起到真正的監督作用。最終結果反而可能是給了監督員一塊權力租金。監督權成為村民辦酒席的一個“攔路虎”,村民只有用一定數量的金錢把這個路障移開。
  《通知》還要求,要從正規渠道採購食材。這個正規渠道是誰來認定?如果由現場監督員來認定,相當於賦予了監督員更多的自由裁量權,其權力尋租砝碼進一步增加。如果由食品藥品監督機構來認定,那豈不是自我賦權?恃權自肥自然也難以避免。
  出台《通知》的出發的點誠然是好的,但是如果執行目的和執行方式無法兼容,那麼《通知》要麼淪為一紙空文,要麼成為權力自肥的工具,舍此無他。若為前者,不過“無為而治”而已,還釀不成惡果。倘為後者,菩薩心造就魔鬼惡,豈不是大悲劇?
  文/喬瑞慶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農村聚餐報備,謹防好心辦壞事)
創作者介紹

uk74ukdml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